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福建頻道>福建新聞
分享

19世紀、20世紀交替之際的中國思想界,閩浙兩地,群星輝耀。

1899年,走出紹興城近9個月的19歲的魯迅(那時還剛改名叫周樹人),不想再在南京江南水師學堂爬桅桿了,就轉入其附設的礦務鐵路學堂,想去勘探、挖掘煤鐵,或是鋪路修軌。但工科顯然為其弱項,因為他嫌棄畫鐵軌橫斷面圖太麻煩,尤其討厭畫鐵軌的平行線。這時,看新書的風氣流行起來,煩悶中的他便跑到南京城南買來了一部《天演論》,白紙石印的一厚本。回到宿舍,日常便一邊吃著侉餅、花生米、辣椒,一邊看著《天演論》。

這么一看,不得了,原來這個世界并不只有四書五經、孔孟老莊之學,還有畢達哥拉斯、德謨克利特、斯多噶學派、蘇格拉底、柏拉圖……《天演論》在年輕的魯迅眼前打開了一個嶄新的世界,標示了獨步千古的大師系列。

他癡迷此書到了什么程度呢?他能夠流暢地背誦書中一些篇章,在東京留學時,曾和好友許壽裳“二人忽然把第一篇《察變》背誦起來了”。1934年,魯迅就蘇聯將排演莎士比亞戲劇遭到施蟄存譏諷一事,寫下雜文《“莎士比亞”》,文章開篇就從“嚴復提起過‘狹斯丕爾’”談起。此語之出處相當偏僻,需細細查閱,方能在《天演論》“導言十六·進微”找到。時隔30多年,魯迅還記得嚴復這不經意的一筆,可見他對《天演論》之諳熟近乎了如指掌。

心氣孤高的魯迅,較少稱贊過國中之前賢,但對嚴復卻不同:“佩服嚴又陵究竟是‘做’過赫胥黎《天演論》的,的確與眾不同:是一個十九世紀末年中國感覺銳敏的人。”魯迅只用八個字“與眾不同,感覺銳敏”,便概括了嚴復的歷史功績。19世紀末,甲午戰爭爆發,清朝北洋水師覆滅,《馬關條約》的簽訂震醒國人:區區島國竟可逼使我泱泱華夏割地賠款,屈膝受辱!如何拯救民族危亡?如何變革圖強?嚴復便是這一“感覺銳敏”的思想先行者中的一員。而他愛國情懷“與眾不同”之處,在于著力探尋西方世界強大的秘密,竊“精神之火”給中國,他以翻譯西方名著來啟蒙中國思想界。學貫中西,精通西方的哲學、自然科學、政治經濟學的嚴復,譯出了《天演論》《群己權界論》等多部西學名著,為荒寂的中國思想文化界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清泉。

嚴復對魯迅影響最大的當然是《天演論》了。魯迅常說:“我一向是相信進化論的,總以為將來必勝于過去,青年必勝于老人。”這句話就來自嚴復書中的“案語”:“世道必進,后勝于今。”1929年,他對馮雪峰說:“進化論對我還是有幫助的,究竟指示了一條路。”盡管1927年后,此思路因血淋淋的階級斗爭現實而“轟毀”,但在魯迅前期思想的發展中它仍是一條主綱。

晚清名士吳汝綸為《天演論》所寫的“序”,開首即提綱挈領地點出要義:“天行人治,同歸天演。”“天行”之意是:從達爾文到斯賓塞,再到而后的尼采,他們都認為宇宙中運行著亙久不息的“力”,它在自然界及人類社會呈現為“物競天擇、適者生存”的法則,依此則是“任天為治”。“人治”之意是:英國哲學家赫胥黎不同意在人類社會中任意施行這種“叢林法則”,即“社會達爾文主義”,提出要用一種“人格化的同情心”,即“倫理本性”來抗衡“宇宙本性”,達到“以人持天”。而嚴復卻把此對立的二者,都納入、歸于其具有東方哲學色彩的“天演”一說之中。

19世紀末,中國國勢衰危、列強凌逼,嚴復出于“自強保種”、救亡圖存的強烈現實需求,偏向于斯賓塞的“天行”說。所以他在翻譯赫胥黎的《進化論與倫理學》原著上添加了不少自己的悟解,特別是他的“案語”,讓人甚至感到他只是在借赫胥黎這只酒杯,來斟斯賓塞及嚴復自己的酒,

對于這一傾向,魯迅是既贊同又予以調整的。他也認為“蓋世所謂生,僅力學的現象而已”。在1908年所寫的《摩羅詩力說》,全文充溢著“天行”的強力意志,激發“立意在反抗,指歸在動作”的“摩羅”精神,求得自強與奮起。他主張人類的上升,文明的新生,可以從原始野蠻的本性中獲得武健勇烈之力。他在日本翻譯出版《域外小說集》多選用弱小民族的作品,因為他們“叫喊和反抗”和中國民眾有著共同的遭遇,易于引起國人的共鳴。

但魯迅不是一味強化“天行”之力,他發現,若從負向的角度看,它有可能使社會陷入“叢林法則”,退到弱肉強食的動物性狀態,在這一點上他比嚴復來得清醒。19世紀末,德皇威廉二世曾散布“黃禍”之說,意指中國、日本等黃種民族將威脅西方世界,構成禍害。國內一些人由此而生發出精神性“自淫”,在想象中摧毀倫敦,覆滅羅馬,淫游巴黎,魯迅則在《破惡聲論》中斥之為“獸性愛國者”。

魯迅把嚴復的進化論思想和社會革命聯系起來思考。為了新生一代成長,他愿意犧牲自我,以自身的血與肉,化為“幼者”勇猛前行的力量,這是作為進化鏈上的一個“鏈環”,一個“中間物”所應有的職責。為此,他“背著因襲的重擔,肩住了黑暗的閘門”,釋放年輕一代在“寬闊光明”中前行;他呼喊著,要掃蕩這些食人者,掀掉這吃人的筵席。

嚴復曾以幾何學的拋物線比喻天演之規律,它延伸到頂點必然下行,其時人治消隱,無力掌控。這一悲觀色彩的“退化”觀念,也滲入魯迅的魂靈,像他的“鬼氣”“一代不如一代”,以及對“黃金世界”的疑慮等都與之相關。在他逝世的前一年,還在給一位木刻家的信中寫道:“宇宙的最后究竟怎樣呢,現在還沒有人能夠答復。也許永久,也許滅亡。”

9月25日是魯迅誕辰140周年,10月27日是嚴復逝世100周年,兩顆思想巨星在此時的空間相遇,勢必引發后來者的仰視矚目。

作者:俞兆平

魯迅與嚴復

責任編輯:趙睿

最新福建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王者榮耀芳華禮盒皮膚概率是多少?王者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